欢迎来到 - 华山论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作文 > 作文大全 >

对话作家张怡微:年轻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写作?

时间:2019-06-01 23:47 点击:
青年作家张怡微,十七岁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出版作品20余部,和她一起聊聊如何打开阅读和写作的正确方式。

从1998年到2019年,《萌芽》杂志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已经走过二十一个年头。
1956年在上海创刊的《萌芽》是新中国的第一本青年文学刊物。1998年,《萌芽》杂志联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一起举办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堪称当时文坛的大事件。

对话作家张怡微:年轻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写作?

也是这一大赛,发掘了张悦然、韩寒、郭敬明、周嘉宁、七堇年、夏茗悠、郝景芳、张怡微等一大批青年作家。受其影响,有多少青年文学爱好者们喜欢把“新概念”称作一个“梦”,执着于写作
那么年轻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写作,或者说相信文学?
本期题主:张怡微
 

对话作家张怡微:年轻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写作?

 

我是85后青年作家张怡微,十七岁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一年后,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曾获“新概念”一等奖,台湾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香港青年文学奖等,出版作品20余部。2016年博士毕业,如今在复旦大学教授创意写作专业。如何打开阅读和写作的正确方式?欢迎大家和我一起聊聊!
年轻人生活经验不足,能写出好故事?
Q:青年人生活阅历有限,如何写出好故事?
张怡微:故事是有基本形态的,各国民间故事都有基本类型及其衍化形态。职业化地写出可以令人看的下去的故事并不需要作者个人经历很多事,熟练故事形态学就可以做裁剪拼贴。事实上很多古代作家也是这么做的。生活阅历不够,就尽情生活。看待世界的知识不够,就从头学起。安德烈-纪德说过,“想要发现新大陆,就得做好很久看不到海岸的准备。”
Q:怡微姐姐,你好。我是90年出生的,从小喜欢文字,但又不是特别擅长表达的人。感觉读与写之间会有很多矛盾,一个矛盾是你越是喜欢读某个作家的书,你越是会在自己的写作中有他的影子。另外一个矛盾是现实与想象的矛盾,我们要么会陷入完全不切实际的虚幻中,要么会陷入纪实的无聊流水账中。我的问题是,你是如何处理这两种矛盾的?
张怡微:写作实际上和我们对生活的发现,对自己人生经验的梳理有关系。这种梳理经验可能来自于他人的启迪,我们戴着别人的眼睛看世界,这个别人是家里的长辈还是哲学家,都有可能的,源来自于我们还不会自己梳理、裁剪、构建自己的审美体系。建议再多读一些。不切实际的虚构,如果是关涉人的欲望或恐惧,和现实矛盾是很正常的。我们本来就是因为对现实生活为我们提供的经验不满足,才会去写小说。至于“流水账”,也许正是因为我们没有发现、打捞、裁剪、型塑意义的经验。或者不必面面俱到,只要记录那些令你惊讶的事,总觉得哪里不对的事,记录那些尚未被叙述过的事。
Q:张老师好,我是一名高中生,也是您的读者。从散文集《云物如故乡》小说《细民盛宴》到现在新出版的新腔我都拜读过,受益匪浅。也曾模仿过您写的《戏场虎度门》。现在时间不太充裕了,平时就听听一个里面主推第一篇文章的朗读。突然之间对写作的选材方面有些迷茫。您说我能现在听的朗读对我自己的写作会有帮助吗,或者说怎样才能培养自己写出《我和吉瑞》一样的获奖文章呢?
张怡微:开始学习写作,不知道写什么,可以从写生活里那些日常却“总觉得哪里不对”的事写起;进而是虽已知晓但尚未明了其意义的事;再者是引起你强烈不适情感的事;描写婚礼、葬礼都是捷径,写个人心结、人与人的芥蒂都是练习的好题材。至于获奖,建议交给命运。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比如《我和吉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奖,但改变了我的一生……

对话作家张怡微:年轻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写作?

Q:张老师您好。我感觉写作对我来说变成了一种执念,一种分不清真实与否的欲望。我写出来的东西得不到良好反馈,但我又有一种自己的审美偏好,我以为那是我自己的风格。我常常在如何写出好东西和如果讨好读者得到称赞之间游移不定,虽然目前看来我在两方面都可能做的很失败。我想厚颜无耻请问您的是,小说在应试时,是否有技巧或者某种特殊的标准?以及在失败痛苦中的年轻人是不是应该相信写作,或者说相信文学?
张怡微:有质量的心灵生活,是相信才可能会有的东西。如果不相信,没有人会恩赐给你有质量的心灵生活。写作能够将作家逼到最黑暗的角落从而发现一些尚未被叙述的心灵景观,照亮世俗生活中不必要被叙述的欲望。在精神性的探索过程中,不存在“讨好”和考试。享受过血战到底的艺术家以心以泪奋斗出来的功果,印刷在纸上,读者以为读过了就有了,实际上那个世界从来就不能分享,艺术家给你看上一眼,也不是你的世界。只有亲自去做,才有可能一步一脚印看到沿路那些超越语言之外的景观。才会知道,文学家当时是看到了什么风景,却选择让什么素材进入作品中。他到了那里不可能没看的那些,他明明看到了什么却没有直接说的那些……都是为什么。作家用可以说的那些物质材料、能够命名的语言吸引人进场,但是更希望别人看到什么呢?那可能才是真相。作家绘制的是详细有效的地图,不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绘图的能力。创造的结果,是艺术家真刀真枪真时间真感情搏杀出来的。这当中没什么技巧,或者标准可言。只有他懂,或者还不懂。
Q:张老师,你好,我是一名高中生,多读书真的对写出好文章有帮助吗?感觉有的时候写出的作文可以让人眼前一亮 可是有时候写出来的真的是漏洞百出,还有时候写作的时候总感觉没素材可写,一些生活中的小事也会写的较平淡,不知道老师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张怡微:笼统地说,写作是对阅读的模仿,但对于大部分未必从事文学工作的人来说,能不能写出一个好作品,未必完全取决于阅读经验。可能取决于渴望(比如爱一个人)、取决于困境(遇到了艰难的事)、取决于顿悟(突然明白了原来不明白的事)......如果觉得生活过于平淡,那表示对平淡感到不满足,创造不平淡有很多方式,走出去冒险、换个职业重新学习、甚至展开不同的恋爱,都可以。不知道写什么,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素材应当进入到文学世界,这取决于你内心对于良好生活的愿景,写作让你创造它、接近它、推翻它再造它。但你要有“何为良好生活”的概念和追求它的热望,不然精神意义上的良好生活也不会恩赐给你的平淡。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