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华山论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一个现代版的"苛政猛于虎"故事

时间:2019-06-02 19:38 点击:
东方网-东方评论-一个现代版的

  买到假种子,导致减产甚至绝收,对农民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驻马店确山县种粮大户彭公林就遇到了这样的不幸。可是,最终逼死彭公林的,却是县种子管理站。这几乎是一个现代版的“苛政猛于虎”故事——不法种子站为害甚于假种子。

  种子对于农民,对于农业生产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往小处说,种子质量事关农民切身利益,往大处说,则事关国计民生、国家命脉。为此,国家早就数度制订、修订了关于种子的法律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生产、经营假、劣种子的,要责令其停止生产、经营,没收种子和违法所得,吊销证照,并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管理条例农作物种子实施细则》第七十五条还规定,给使用者造成经济损失的,可责令赔偿直接损失和可得利益损失。按此规定,卖假种子的,要面临很重的处罚,而受假种子之害的农民,可获得赔偿。

  有了这样严格的法规,农民的利益应该有保障了吧?彭公林一定也是这样想法,不幸的是,他遇到了比假种子还坏的种子站。

  这个种子站怎么个坏法?报道里写出来的,是一面,那就是压榨受假种子之害的农民。彭公林的遗书,满是血泪的控诉:管理站的恶吏对彭又是拍打又是推拉,还要“多次请客找小姐、洗脚”,他“赔偿没有得到又花去了好几千元……只有一死了却此生。”彭公林,就是被这个种子站逼死的。

  这个种子站的问题,还有报道里没有写出来的另一面。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种子站的这帮恶吏吃了用了彭公林好几千元后,为什么不给彭办事呢?很可能,是假种子经营户花了更多的钱,打点了他们。也就是说,这个种子站,是吃了上家吃下家。这样的推理,是有根据的。彭买的稻种,早就鉴定为假种子。县农业局也早就对种子经营户王东林先后送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可是这个种子站就是拖着不办。更何况,这样的情况并非个别。记者采访时,“不少村民均反映他们购买假种子迟迟未得到赔偿”。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目前当地官方对种子站涉案人员“涉嫌存有失职行为”的说辞,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这个不法种子站之恶,哪里是区区“失职”二字所能尽言。现在,种子管理站站长周兴军等三人已经停职接受调查,农民的反映和笔者的推理是不是事实,应该不难查清。这些恶吏究竟该当何罪,法律会告诉我们答案。

  种子管理站,应该是农民的保护伞,可是,确山县这个不法种子站,就直接或间接地充当了假种子生产、经营者的保护伞。彭公林一案,是分析为什么假种子屡禁不绝的一个典型案例。简言之,就是国家法律法规没有得到切实执行,假种子生产、经营者违法成本太低,农民的切身利益得不到保障。

  孙志刚之死,终结了收容遣送制度;唐福珍之死,使人们看到了终结《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曙光;彭公林之死,能不能使得普天下农民不再受假种子之害呢?希望如此。更希望,制度的更新和完善,不要再以公民的生命为代价。生命的分量,太过沉重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